当前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 成果荟萃

民盟中央调研教育公平:要让每个孩子拥有幸福明天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人民政协报》 [大] [小] 2012-07-04

  广东人钟艳珍天没亮就起来给女儿做饭,送她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第二民族实验小学读书,再赶去上班;傍晚一下班就赶回去给孩子做饭。寒来暑往,日复一日。为了女儿能接受高质量的教育,这个带着孩子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母亲,显得比同龄人沧桑些。她说,我的文化水平不高,自己宁可吃少些用省些,也要让孩子读书,读好书。

  对于钟艳珍,读好书的概念并不清晰,但她坚信,城区的学校一定比山里的学校好。为此,她宁可在城里艰难生存。

  6日,民盟中央“统筹教育资源配置,促进教育公平发展”调研小组,在民盟中央副主席索丽生、徐辉的带领下,来到利川市第二民族实验小学。此行民盟中央调研的重要目的,就是倾听当前教育改革发展中的真实之音,思考教育公平的解决之策。

  延续关注教育 拓展建言深度

  “民盟中央近年来的重点调研,基本都是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这一主题,从对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关注,到对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和完善的调研,再到去年对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建言,一脉相承。”谈到此次教育公平调研选题的初衷,索丽生对连续几年来的重点调研思路进行了一番梳理。

  “此次调研是在前三次调研基础上,向教育领域的延伸。”索丽生说,义务教育是我国各级教育中年限最长、人人必经的阶段。教育公平,尤其是义务教育公平,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是老百姓十分关心的重大民生问题,也是民盟中央持续关注的领域。

  6月4日至8日,为了确保调研的全面性和普遍性,民盟中央调研组在教育资源大省湖北兵分两路,一路到武汉、黄冈,一路赴恩施。前者主要调研城市教育资源布局,后者则将重点考察民族地区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发展现状。民盟中央参政议政部巡视员张冠生对记者说,此次调研阵容为近年最大,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蒋树声亲自带队,民盟中央4位副主席和8位教育界专家共同参与,调研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与大调研同时、同主题进行的,还有民盟福建省委、山东省委和云南省委。这些分别注重东中西地域特色的调研,将和湖北的调研合成一个总报告,在随后召开的民盟中央教育委员会专题会议上,继续对该主题集思广益,形成政策建议,上报中共中央、国务院。

  教育投入 心有余而力不足

  恩施市崔坝镇民族中学是一所乡镇中学,在校学生1352人,89个本地生不住校,其余全部寄宿。调研组走进学生宿舍,不足20平方米的宿舍里住着34个学生,每张狭窄的床上都挤着两个孩子。

  “恩施州是国家级贫困地区,本级财政实力有限,近年来国家转移支付力度是加大了,但对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具有限制性规定,没有自主使用权。”恩施州委副书记李国庆介绍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恩施州各级政府仍优先投入教育经费,仅恩施市预算内教育经费就从2005年的1.35亿元增长到2011年的4.27亿元,平均增幅接近30%。

  恩施州利川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刘晓冰用“倾尽全力”四个字来表达地方政府对教育的重视,“作为贫困山区,利川公共财政支出的60%都用于教育事业,远远超出国家和省政府对教育支出的要求。”刘晓冰说,即便如此,仍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上学和上好学的需求。

  “没有资金改扩建校舍,一个班90多个孩子的超级大班现象就无法解决。孩子们的温饱都不能保障,信息化和音体美素质教育更是奢谈。”老师们简单的话语,反映的是最实际的问题,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缩小校际差距,加大投入成了调研组听到的呼声最大的建议。调研组专家表示,应加大资金投入的倾斜力度,适当拓展、提升省级统筹的范围、水平。健全并完善学校运转经费、基础设施建设经费的保障机制。

  还有一个团体不容忽视。“中等职业学校作为高中教育的必要补充,办学力量分散,办学条件薄弱。现在招生十分困难,还有很多学生中途退学。”利川市职校校长向调研组反映,上职校的学生大多来自农村或者条件不好的家庭。有的孩子高中没考上,宁愿直接去打工也不愿上职校,因为职业学校缺少像样的实习实训基地。“没有实习实训,就学不到技术,就没有就业前景,家长和孩子都会算这笔账。”调研组认为,国家在稳定对部分家庭经济困难人员实施免费资助政策的基础上,当务之急是将有限资金更多地投入到改善办学条件,强化基础能力建设和实训设备配置,提高教育质量,优化专业设置,改革中高职衔接体系,扩大就业渠道等方面。

  师资队伍 留住人必须留住心

  有好教师,才有好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发展,最关键的是均衡配置教师资源,加强和改善农村教师队伍,让优者从教,教者从优。这个长期、复杂的过程,须持之以恒。

  “恩施巴东县2010年公开招考30名城管人员,教师考取21名”的消息在当时引起了广泛关注。直至今日,调研显示,在教师缺乏价值认同和待遇水平普遍偏低的背景下,农村和偏远山区教师队伍流失现象仍在继续。

  “目前农村学校留守学生多,寄宿制学校没有生活教师,许多老师既要管教学又要管生活,身兼数职,工作量和管理难度大,职业病严重,但待遇水平却整体偏低。”利川市教育局局长曾德仓分析说,现在连学生都不愿就读师范院校。“引不来留不住”导致小学英语、信息技术专业教师匮乏,绝大多数农村小学还靠播放课程光盘来进行英语教学。音乐、美术等科目老师更是紧缺,直接导致这些课程无法开设。

  值得欣慰的是,地方政府在稳定师资队伍方面已经开始有所动作。在恩施市一中考察时,一栋栋崭新住宅楼矗立在学校旁,这是市政府为符合条件教师建设的经济适用房和周转房。与此同时,湖北省每年财政拿出每人3万元到3.5万元年薪,招录一批大学本科应、往届毕业生到农村中小学任教。从2004年起对参加“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的大学毕业生,在3年服务期内中央和省按每人每年2万元的标准给予工资性补助。

  “这是什么概念呢,按照我们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学校教了一辈子书的退休老教师年薪也不超过3.5万元。”崔坝镇民族中学杨校长说,国家政策就是要鼓励和引导这些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来支持农村教育。

  在城市,还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为了享受优质教育资源,越来越多的打工者选择将孩子带到自己所在城市上学。调研组所考察的一些武汉市优质学校、名校皆人满为患。对此,调研组建议,合理确定中央与地方对教育投入的分担比例,建立相应的各级政府共同分担,以省、市政府为主的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经费的负担体制。扩大供给,规范公办学校农民工子女入学、收费和资助制度,建立民办农民工子女学校的财政投入机制。

  从城市到乡镇,从平原到山区,几十个学校、几十个座谈会,调研马不停蹄、紧锣密鼓。正如民盟中央常务副主席张宝文所说,统筹教育资源配置,促进教育公平发展是一项长期、复杂、重大、艰巨的民生问题。民盟作为以教育、文化、科技界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的参政党,关注民生,奔走国是,为教育公平建真言献良策是应有之责。(包松桠)

责任编辑: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