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八方才俊

曾静萍:古戏薪传的梨园人生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4-07-01

  

(曾静萍剧照)



(曾静萍接受海峡之声记者采访)


  海峡之声网讯(记者 洪梅)“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朋友关注和喜欢梨园戏,支持戏剧文化传统的传承。”这是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团长曾静萍2014年最大的新年愿望。
  “梨园戏”是福建泉州的独特剧种,它发源于宋元时期的泉州,距今有800余年的历史,被誉为“古南戏活化石”。而位于泉州的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是梨园戏这一古老剧种现今仅存的载体,被称为“天下第一团”。今年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迎来了它六十岁的生日,相关的庆祝活动目前也成为了该剧团团长曾静萍近段时间最为忙碌的事。据曾静萍团长介绍,今年是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建团60周年,正月初九开始,历时一年的展演活动也将从经典的《陈三五娘》开始,戏迷票友马年几乎可以观看一整年的梨园戏经典剧目演出。
  曾静萍是福建省目前唯一一位“二度梅”得主,在京沪,曾静萍被评论家排在中国戏曲女演员三甲之列;在台湾,她被舆论界誉为“梨园天后”。身为两次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表演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的获得者,曾静萍几乎把戏曲领域的大奖拿了个遍,但她最为珍惜的还是自己所获得的“薪传奖”。自1977年曾静萍考入福建省艺术学校梨园班,至今在梨园戏的艺术道路上她已走了近40年的时间,她表示,“可以说,有点苦行僧的感觉。”而在自己的艺术水准达到业界的高度认可后,曾静萍梨园人生的中后期转而投向了梨园戏的传承与保护。
  曾静萍说:“简单来说,梨园戏这个剧种只剩下一个剧团,梨园戏如果没有戏了,中国戏剧的历史就会缩短二百多年。就如我们所知道的,昆曲只有五、六百年,梨园戏将近有八百年的历史。而这个剧种现今只剩这个剧团,那我们可想而知它的价值所在。艺术的门类千姿百态,值钱的就是他的特色。所谓的特色就是你怎么把它的风格很准确地留下来。只有这样它才是有生命力的,才是有灵魂的。梨园戏剧团今年建团六十年了,六十年的风风雨雨,如果不是一代一代人抱着这样的理念,今天不可能存在这么多传统剧目和传统的音乐、剧本,包括它的表演特色。而我觉得一天天脚踏实地,用我自己做的东西一天天地把梨园戏这个剧种充实好,不浪费时间,这是最实在的。”
  作为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的团长,曾静萍在梨园戏的推广方面是不遗余力的,也是与时俱进的。她每一年都会带着她的团队到海峡两岸的大学巡演。而在与两岸的校园学生接触的过程中,曾静萍也有不少的体悟和感动。
  曾静萍说:“90年代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在台湾的中南部巡回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中国最好的观众在台湾。因为我们演员去演出时,台湾观众看我们的眼光;我们相互之间的吸引;演出结束后他们反馈的意见;以及对我们表演的承认和尊重等等都一度让我觉得最好的观众在台湾。但是这几年来,我发现我们大陆的大学生里面的观众群体,已经远远超过台湾的观众了,因为现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有一种回归的势头。我们的青年人开始慢慢意识到我们中国文化的渊源,和中国文化在我们身边的价值。所以这十几年来梨园戏有大量的青年观众,很大一部分来自大中院校,还有大量的是在大城市,北京、上海,苏州、杭州等等各地的青年人。所以在社会进化和变化的过程中,我慢慢感受到台湾的观众是好,我们大陆的观众水平也越来越高,他们知道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在我们身边。”
  曾静萍表示:“基本上台湾和福建最好的大学和中学我们都去过了。互动中同学提出来的问题使得我已经感受到他们会持续关注梨园戏的潜力在那。比如说他们对我们的服饰很好奇,为什么我们的服饰和别人不一样,包括它的面料,好奇他们肯定就会去研究;还有一个是方言,闽南语的方言在年轻人当中很多都已经听不懂了,在戏当中他们发现这种中原形成的语言的存在;还有就是我们的肢体是非常独特的,绘画专业的学生观众就曾经从我们的手姿和身段中找出与敦煌壁画里面相同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就更加验证了这个剧种的古老。赏识和鉴别是一种基础,好多传统的东西都是相通的,我觉得到大学演出的这种土囊已经慢慢形成了。”
  曾静萍是一个聪明而能干的女性,她的泉州梨园戏实验剧团就在泉州的梨园古典剧院内。一个剧种能够有一个条件很不错的专门表演剧院是相当不容易的,且据知情人士透露,泉州的梨园古典剧院也是曾静萍集资筹建起来的,剧院占地7.5亩,设有一个勾栏式的三面舞台,可以容纳1000多名观众,另设有排练房、练功房和办公区,剧院的各个建筑都要达到仿古效果,既可以演出,又可供游人参观游览,目前也已经成为泉州市的一个旅游景点。作为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积极参政、议政,善用一切资源传承与推广梨园戏文化也是曾静萍工作的一部分。
  “我已经是三届的人大代表。在这三届的任期里,我时刻挂心着我所从事的这个行业,觉得应该为这个行业的人发出心声。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你如果不快点去抢救,这些人可能就会带着他们的艺离开,这是非常遗憾的。如果他们离开了就会带走我们很立体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所以,我这几年来一直都有这样的信念,那就是我们有这些艺术家,也必须有相应的政策来保护这些艺术家的艺术价值。这些艺术价值的保护有很多方面,比如说政策的保护、资金的保护、还有团队当它传承的基础,这些东西都需要社会对他们的爱护。这些东西是一日都不能等,一时都不能等的。所以我觉得我作为人大代表,能够为这部分人做些事也是理所当然的。”曾静萍说。 (转自海峡之声网)

责任编辑:民盟福建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