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八方才俊

卞留念:让民族音乐有国际范儿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4-12-11


       卞留念,民盟盟员,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著名音乐人,音乐作品超过3000首,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谱写啦啦队主题歌《万众一心》和闭幕式主题歌《爱的火焰》。《愚公移山》《欢乐中国年》《今儿高兴》《大中国》《英雄谁属》等作品被广泛传唱。

 

卞留念的音乐之路始于7岁,那年他考进南京鼓楼区“小红花艺术团”,主攻大提琴和二胡。后来因为升学和搬家,他的学琴生涯中断了。1978年,一个艺术团的朋友考上了音乐学院,消息传来,卞留念心中荡起层层涟漪,他决定重拾音乐梦。当时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二胡的马友德老师在当地以教学水平高著称,但不轻易收学生,经过一番努力,卞留念成为马老师的弟子,师从马老师学习二胡。1980年,苦学两年的卞留念考取南京艺术学院。1984年,毕业在即,卞留念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参加艺术团体考试,最终被东方歌舞团录取。

20世纪80年代,西方现代音乐方兴未艾,与此同时,民族音乐却逐渐式微,卞留念动了让民族音乐通过现代化的形式走向世界的念头。为了“曲线救民乐”,卞留念深入研究中西方音乐理论,尝试把民族音乐与数字音乐结合,形成一种全新的创作手段。他独辟蹊径,把中国古典的、民族的音乐元素与世界高科技的、多元化的现代手法结合在一起,创作了一大批广为传唱的流行音乐佳作,其中最为年轻人熟悉的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太极宗师》的片头曲《英雄谁属》和片尾曲《情缘不了》。此外《今儿高兴》《愚公移山》《欢乐中国年》《过大年》《火火的北京》《大中国》等歌曲,讴歌时代,赞美青春和生命,充满正能量,受到人们的喜爱。在创作实践中,卞留念不断探索,把弹拨乐、弓弦乐、吹打乐等中西乐器融合,再将这些乐器与世界前言的电子产品结合,使自己逐步成为集创作、编曲、演奏、合成、演唱于一体的现代音乐人。卞留念的音乐历程,记述了当代中国音乐人在与世界文化融合的背景下,探索民族音乐新境界的尝试。他的音乐,民族、现代与古典水乳交融,中西合璧;他的创作,让民族音乐有了国际范儿,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卞留念长期参与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音乐创作,连续20年担任春晚音乐主创、统筹、指导和总监。作为音乐的“掌勺人”,他要全盘把握晚会的风格,和馅儿、调味儿,经常一股脑儿推翻,然后重新来过。2006年春晚卞留念创作皮影戏舞蹈《俏夕阳》时,加入了大量让普通百姓感觉亲切的喜庆元素,使作品呈现出暖暖的人情味,《俏夕阳》因此荣获当年春晚歌舞类一等奖。卞留念说,每当目送自己呕心沥血打造的作品登上舞台,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就会让他感到光荣,感到欣慰,感到释然,感到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盘点卞留念的春晚之路,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1995年,卞留念创作了《愚公移山》,通过歌曲弘扬一种贯穿在中国人血脉里的正能量,凸显本土文化的魅力。1996年,由江涛演唱的《愚公移山》登上了春晚舞台,从此传唱不衰。

2004年,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奥运会。从那时起,卞留念开始投入到北京奥运主题曲的创作中。为了寻找创作灵感,他深入北京街头巷尾,与市民交流,攀谈,捕捉各种信息,历时四年,终于打磨出歌曲《万众一心》。奥运会倒计时100天时,这首歌被选为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啦啦队主题歌。

2005年,卞留念和他的团队在竞标中脱颖而出,负责奥运会闭幕式的全部音乐设计和监制。闭幕式主题歌是整场闭幕式的重头戏,当时领导对闭幕式音乐的要求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音乐要以中国的音乐元素为灵魂,但又要与国际流行的、现代的,甚至是后现代的音乐接轨。从2007年3月份,卞留念就开始着手创作,结果歌词被枪毙了不下六七次,旋律也改了四五次。“你能不能拿出一首称得上世界经典的歌曲?”闭幕式执行总导演陈维亚开始“激”卞留念。压力之下,卞留念将自己关在录音棚里,手里拿着歌词,边写边唱,手舞足蹈,修改定稿时,天已大亮。卞留念以世界经典名曲、人们耳熟能详的《茉莉花》的一小节半旋律为主音,拓展,配器,加上北京亚洲爱乐合唱团的伴唱和爱乐百人大交响乐团的演奏,中国元素非常明显。陈维亚在听了小样后,激动地拍板:我再没有任何理由“枪毙”这么好的曲子!谈到闭幕式主题曲的创作,卞留念说:“打青霉素的时候要做皮试,否则后果可能很严重。我们做了无数次‘皮试’,每次试验都要层层审查,或者保留其中若干元素,或者全部否定,重来,再试,再改,再整合”。奥运会闭幕之夜,这首《爱的火焰》由中国著名女歌唱家宋祖英和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演唱,当晚鸟巢里的火炬徐徐熄灭,但人们心中爱的火焰却在延续,升腾为一种具有东方元素的经典艺术形象。

在卞留念看来,音乐是有感情的,音乐要体现生命的美好,要释放生命的能量。30年来,卞留念创作完成了3000多部音乐作品,他说:“如果一天完成一件作品的话,也要用将近8年的时间,是音乐的魅力赋予了我力量”。卞留念多次说过,音乐是一个民族的魂魄,民族特色是他音乐的灵魂。他说自己中了音乐的“毒”,今生已无法戒除。(本文根据相关报道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李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