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八方才俊

安徒生童话的翻译者

——记民盟盟员叶君健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4-12-22

叶君健先生(1914—1999)1952年加入民盟,曾任民盟第五、第六届中央常委。他用中文、世界语和英语写小说,翻译英语、德语、丹麦语等七门外语的世界文学名著,在中国现代作家中是一个特例。今年是叶君健百年诞辰,本文回顾了叶君健作为跨文化的作家、翻译家的光辉一生。

叶君健1914年12月7日生于湖北省红安县八里湾镇叶家河村。这是一个地少人多、多丘陵地的华中农村。1929年,叶君健的二哥在上海做店员,把叶君健接到上海,送进中学。那时叶君健15岁,说一口红安土话。他的同学中的富家子弟有一天在他背上贴了个条,上面写着“茶坊”二字,认为他只是个当茶坊伙计的材料。当时上海的中学里很重视英文课,叶君健的英文没有基础,他下决心自己努力学习,并且要超过那些富家子弟,绝不在被人藐视中沉沦。当时流行一本林语堂编写的《开明英语语法》,内容详实活泼,他用一个暑假的时间,通过这本书学通了英语语法。叶君健坚持每天早晨朗读英语,每年寒暑假都抓紧时间超前学习,每年暑假过后都跳一班,3年就从中学毕业了。

叶君健18岁时考入国立武汉大学外国文学系,在此打下了外国文学研究的基础。那时,他从茅盾主编的《小说月报》上看到对世界语的介绍。世界语是波兰眼科医生柴门霍夫1887年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创立的,目的是希望它能成为国际友好交流的辅助语。世界语的构词和语法比其他自然语言都科学灵活,在世界已流行100多年,在商贸、旅游、文化交流、学术研究、科学普及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各国的主要文学名著都被翻译成了世界语,包括我国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托尔斯泰、爱因斯坦、列宁、鲁迅、毛泽东等都曾支持世界语。            

 叶君健很希望向世界介绍中国。他虽然懂英语,但那时他不愿用另一个国家的语言写作,他很快就掌握了世界语。1933年,他用世界语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岁暮》。这也是第一篇中国人写的世界语原创小说。1937年,他又出版了用世界语写的短篇小说集《被遗忘的人》,书中写的都是当时穷苦佃农、工匠、小生意人和小知识分子的故事,反映了那个民不聊生的时代底层人的生活。1939年,抗日战争时期,叶君健还把一些抗日战士、游击队员和左派文人的短篇小说翻译成世界语,总题目是《新任务》,行销世界,介绍中国人民的英勇抗战,鼓舞世界人民反法西斯的斗志。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8月,叶君健从上海到了武汉,进入周恩来和郭沫若领导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做国际宣传工作。当时欧洲反德国法西斯和中国的抗日战争都处于相持阶段,一些人失去了信心,十分悲观。这时毛主席发表了《论持久战》一文,详细分析了法西斯外强内虚的实质,说明反法西斯的斗争要持续一个时期,正义的抗争肯定会胜利。当时廖承志把《论持久战》的文本交给叶君健,请他翻译。叶君健在香港租了一间废弃的卫生间,把《论持久战》翻成了英语。同时叶君健还翻译了许多来自延安和抗日前线的文章,与世界反法西斯斗争的人民共勉。

1943年叶君健应英国战时宣传部的邀请,到英国各地讲演,介绍中国人民英勇抗日的情况。叶君健为了介绍中国,在英国用英文写了几本小说和一些文章。他用英文写的最引人注目的小说是《山村》。这本书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1984年还被英国世界语诗人威廉·奥尔德翻译成世界语,被国际世界语协会列入“20世纪东西方系列丛书”中。在《山村》中,叶君健以自己的家乡为背景,描写1927年前后,在南方的一个山村里,一个老农妇与他的小儿子、童养媳菊嫂和一位寄居于老妇家的、北方流浪来的农民老潘一家人的故事。小说用白描的手法叙事,以老妇的家为舞台,展示了那个时代的各色人物,既集中,又广阔。冰岛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山村》冰岛文的翻译者拉克斯内斯评论《山村》时说:“中国作家叶抓住了实质。他帮助我了解了中国人和一个古老的国家的一场大革命,关于它,马克思并没有做出任何预言。这本书的故事浓缩在一个小山村里,读者集中地在这里看到中国革命初期阶段的一些变化,在这个世界上一个超级大国家里,革命是如何在农村中开展的。”

1949年全国解放,年底叶君健就回到了祖国。1953年叶君健发现一本苏联出版的英文期刊《苏联文学》,联想到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都不为世人所知,叶君健便向对外文委和作家协会打了报告,被批准创办英文版的《中国文学》。茅盾任名誉主编,叶君健任副主编,负责中外文的定稿。这本刊物三分之一介绍古典文学,三分之一介绍“五四”新文学,三分之一介绍新中国的文学作品。新中国成立以后许多著名的文学作品都是通过这个刊物介绍到国外的。毛主席的诗词也是首先从这个刊物介绍到国外。《中国文学》开始时是季刊,后来成为双月刊和月刊,还出了法文版。

50年代叶君健在工作之余开始翻译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的全部童话。叶君健最早是从世界语的发明人柴门霍夫翻译的《安徒生童话选》了解到安徒生的,他立刻就喜欢上了安徒生的童话。叶君健在英国时就决定要把安徒生的童话翻译成中文,他不时到丹麦访问,了解丹麦的风土人情,结交丹麦朋友。叶君健在翻译之前细心研究了安徒生的生平,并写了一本书《鞋匠的儿子——童话作家安徒生》。他自己是作家,能够体会安徒生遣词造句的意味,他的译文得到大多数人的肯定。叶君健对安徒生的每一篇童话都做了研究评论。例如,他指出:《皇帝的新衣》意义十分深刻,安徒生是不偏不倚的,只要是人类的缺点,无论是王公还是百姓,他都要善意地指出,这是一个伟大的作家的真诚。叶君健指出安徒生认为“只有人才能改造自己的命运。要永远充满希望,看到光明”。我国读者熟悉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虽然在除夕之夜冻死在街头,但她一息尚存时,梦到了爱她的奶奶和天国。我们同情她的悲惨遭遇,更被她对美好事物的渴望所触动。由于叶君健认真地研究了安徒生,并把他的全部童话精心地翻译成中文,1989年,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授予他丹麦“国旗勋章”,感谢他把一个小国的名人介绍给有10多亿人口的中国。

叶君健很喜欢小孩,不时为儿童写作和翻译一些童话、民间故事和儿童剧。在这方面他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说:“要使少儿读物的品种和内容多样化,不只介绍流行的童话,我翻译了一些北欧和南欧的童话和民间故事。应该让孩子们对世界了解得更多,因此我翻译了一些挪威、南斯拉夫、克罗地亚等国的民间故事。”1991年中国儿童剧院还把他翻译的挪威民间故事《豆蔻镇的居民》改编成儿童剧上演,儿童们都觉得十分新奇有趣。叶君健还编写和改编了许多儿童故事。他说:“它们在我的笔下都属于再创造,我根据自己在国内外的见闻和阅读对象,给予描述、铺演、解释和新的主题,是一种创作和推陈出新。”在他写的儿童故事里有各国儿童。他说:“交通和媒体的发展使世界人民越来越接近,要主动地了解世界,为建设和谐世界而奋斗。”

对于文学创作,叶君健说:“我一提起笔,读者就站到我的面前。他们是有一定文化、生活经验和智慧的人;我得承认他们的智力至少与我相等,可能超过我。因此我在纸上表达我的思想感情时,就得老实,不能装模作样,故弄玄虚,更不能板起面孔教训人,或者只管发泄自己的怨气——文学应该有教育自己和别人的责任。我只用平直、朴素的语言,冷静、客观地讲我的故事,同时也追求诗意。我控制自己不胡说八道,控制到冷酷的程度。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信,对读者有益。”

1988年叶君健发表了《寂静的群山》三部曲和《土地》三部曲,深入并且延伸了他在《山村》里讲的故事。书中人物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是对我们近代生活的巡视和思索。1998年英国费伯出版社把他的《寂静的群山》三部曲翻译成了英文。1991年叶君健患了癌症,调养了4年有所好转。1999年叶君健的癌症复发,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每天仍坚持看《新闻联播》,关心着国家的发展,总想做点有意义的事。

在叶君健百年诞辰之际,我们在回顾叶君健一生时感到:老一代许多志士仁人带着深厚的爱国情结,作出了他们的贡献。我们的国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让我们共同继续努力吧!(本文摘编自光明日报《纪念叶君健百年诞辰:父亲的一生》一文,作者:叶念先)

责任编辑:李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