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八方才俊

我忆裘老二三事

纪念民盟盟员裘法祖诞辰100周年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2014年12期《群言》杂志 [大] [小] 2014-12-24

武汉的初冬,暖阳,红叶,和着滔滔江水……在纷飞的芦花和哀哀汽笛声中,我深切怀念着我最敬重的前辈裘法祖先生。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也是一名教师,在过去40年的学习、工作、生活中我要感谢很多人,裘法祖先生正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位。裘老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医学外科界泰斗,公认的学术奠基人。他从事外科医疗、教学、科研工作60余载,发表过科研成果和著作数以百计,培养的医学人才不计其数,可谓桃李满天下。作为仰慕裘老的晚辈之一,我有幸和他共事过一段时间,得到过他的教诲和提携,感受过他伟大的人格魅力,这成了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一直到现在,与裘老相处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忆犹新,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日。

裘老是一位“俯身愿做后人梯”的大德之人。记得第一次正式拜见裘老,还是我刚刚博士毕业的时候,在这之前我和裘老仅仅在会场、教室等场合见过两三次。为拜见心中偶像,我准备了很久。我向他汇报了自己学医十年间的所思、所想、所得,并将自己的博士毕业论文交给裘老,希望得到指点。他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看完后,裘老说很欣赏我在肛肠实验研究方面提出的观点,于是推荐我到中华医学会肛肠学组当青年委员。此后,他还亲自给肛肠学组组长汪建平教授写了一封推荐信,使汪教授能更好地了解我的情况。这次会面不仅让我受益匪浅,更让我受宠若惊,因为在此之前我和裘老并没有很深的交往,这恰恰说明了他对学术、对人才的重视是不分远近亲疏的,对后辈的提携是不遗余力的。

裘老是一位谦逊低调之人。外科学界经典名著《黄家驷外科学》由吴阶平院士和裘老共同主编完成,在教材定稿时,两人对教材的贡献是一样的。但是裘老认为吴院士在教材的整体风格、方向把握和组织采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应该是第一主编。而吴院士认为裘老在文字、编辑、撰稿等具体事务方面的贡献更大,应该是第一主编。由于吴院士在北京,裘老在武汉,因此在第一主编人选的问题上,双方互相谦让,教材初稿就反复从武汉寄到北京,又从北京发回武汉。多次往返后,裘老对出版社讲,不用再和吴院士商定了,直接定稿,于是吴院士为教材第一主编,裘老为教材第二主编。南北两位医学泰斗“同为后辈著教材,互相谦让留美名”的故事一直被传为佳话。我就是在这本教材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一部教材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医务工作者,而两位前辈的谦逊为人和君子风范更感染了无数人。

裘老是一位严格自律的人。所谓小事不能小看,细节方显魅力。作为外科学界泰斗级导师,裘老的魅力还体现在工作和生活的诸多细节上。有一次,我看到裘老给国内的一位知名专家写信,信写完后,他把信纸对折时,仔细对着信纸里面的横线,如果折痕压到了字,他会打开重新折,直到达到了他的要求,才满意地把信纸塞进信封。通过这么小的事情,既可以看出裘老对收信人的尊重,也说明裘老做事的认真和细心。裘老也正是靠着这种对任何事情都精益求精的态度,才会创造出闻名遐迩的“裘氏刀法”,才会有被称作“裘派”的新手术方法等一系列成就挽救千万患者于病痛之中。

裘老不仅严于律己,也要求学生勤奋敬业、惜时如金。他不仅向学生传授专业知识、培养专业技能,更注重教会学生如何学习、如何顺利成才,他常常教诲学生勤于学习、勤于思考、勤于实践。他总是这样告诫我们:“如果你想知道一分钟的珍贵,你去问一问乘火车的人,错过了一分钟,那么他就会失去一次达到目的地的机会;如果你想知道一秒种的珍贵,你去问一下短跑运动员,错过了一秒种,那么他可能就与冠军失之交臂。”正是因为经常听到类似的教诲和鞭策,学生们才能更加珍惜时间,才能业精于勤,做到他要求的“三会”,即“会做手术,会给学生讲课,会总结经验、著书立说”,最终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正如他的弟子吴孟超院士所说:“恩师教导我们的那些看似简单而又平实的话语,实则蕴涵丰富的人生真谛,使我至今铭刻在心。”

然而褪去院士的光环,在我眼里裘老也是一个普通人。他有时很要强,有时对生活充满情趣。记得有一次,我陪他到南京开全国实验外科的学术会议,彼时裘老已八十高龄。在机场上楼梯的时候,我担心裘老行动不便,就上去搀扶他,但裘老轻轻推开我的手说:“小舒,不用扶,我可以的。我虽然瘦,但是我身体还很硬朗,自己可以上楼梯,还可以为医疗卫生事业做贡献。”说完后就爽朗地笑了起来。

裘老八十高龄都不用人扶着上楼梯,与他性格中要强、不服老的因素有关,更因为他是一个铁杆的足球迷。在那次会议途中,我和裘老在飞机上闲聊,当年恰逢韩日世界杯,我们聊起参加世界杯的球队和球员,却发现裘老了解得比我这个年轻人还要多、还要细,完全可以算得上一个铁杆球迷。那次开完会后,裘老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给他寄一本详细介绍参加韩日世界杯队伍的专刊。我一直都认为,人需要培养自己的爱好,爱好能陶冶情操,丰富生活,也能让人保持良好的心情,而裘老关注足球赛事的热情一方面说明他平时很注意体育锻炼,另一方面,这个爱好足以让他拥有良好的精神状态,保持旺盛的精力。

裘老是一位老盟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院士,也是一位普通人。对待后辈,他无所保留甘为人梯;对待学生,他谆谆教导身体力行;对待同仁,他谦逊礼让以人为先;对待工作,他严格自律注重细节;对待生活,他热情洋溢兴趣广泛。他认真,有魅力,有个性,有自己专业之外的爱好,与他相处不会使人感到有距离,他的言行举止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名言“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是我们行医做事的座右铭,也是我们一生追求的目标。

今年是裘法祖院士诞辰10 0周年,也是他离开我们的第六个年头,作为后辈,我在长江边,在裘老工作过并热爱着的江城武汉深切地怀念他……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斯人已远,余音犹在;思心切切,忧心烈烈,沿承遗志,唯有前行……   (撰稿:武汉协和医院胃肠外科主任医师、民盟武汉市委员会副主委  舒晓刚)

责任编辑:沈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