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盟员风采 > 八方才俊

“樑”心济人黄祖樑——访福建科尔集团董事长、民盟福建中医药大学总支社会服务委员黄祖樑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6-12-15

位于光禄坊安泰河畔的“樑济堂”,古香古色的门楣,乍一看,让人以为是一家中医馆或中药铺。

的确,始创于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的“樑济堂”是一个具有260多年悠久历史的中医老字号。作为传人的黄祖樑,传承了它代代流传的“济人济世”精神,以耐心和爱心,为青少年心理健康开“处方”。同时,又是民盟福建中医药大学总支社会服务委员的他,也将“樑济堂”发扬光大,将其打造成“盟员之家”及“青少年心理素质提升教育基地”,赋予了它服务社会、造福百姓的时代新使命。

温馨之“家”

精洁雅致的二层小阁楼,正中一张大木桌,围着一圈简朴的条凳。推开窗,就是花树掩映的安泰河。清澈的河水,在潋滟的阳光里泛着点点波光。

坐下,泡一杯茶,可以安静地读书,也可以发呆晒太阳。如有三五佳友,亦可围桌而坐,啜茗畅叙。

这不是茶馆,也不是咖啡馆,而是“中药味”十足的樑济堂。不过,此处不看病,也不卖药,而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家”。就在8个月前,这里成为民盟福建中医药大学总支“盟员之家”。

“这是民盟福建省直基层组织挂牌成立的第四个‘盟员之家’,也是福建省高校首个‘盟员之家’。”黄祖樑的口气里带着自豪。他说,既然是“家”,就应该让盟员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们营造一个优雅、宽松、舒适的环境,为他们提供一个联谊情感、交流学术、议政履职的有效平台。”

他啜了口茶,然后瞥了眼窗外继续说道:“在清幽的古巷里,有鸟语花香,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讨论社会热点话题,思路自然就比较清晰开阔,气氛更活泼更融洽。”

对此,民盟福建省委专职副主委刘弘这样评价道:“‘盟员之家’设在三坊七巷中有着260多年历史及丰富人文底蕴的‘樑济堂’,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他希望,“通过盟企合作,把‘盟员之家’建设成为广大盟员履职议政、学习成长、友爱互助的平台,更好地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社会服务的职能。同时,(民盟福建中医药大学)总支积极发挥盟员的专业优势,将‘樑济堂’打造成‘青少年心理素质提升教育基地’,不断提高青少年处理情绪和冲突的能力,搭建总支服务社会的新平台,扩大民盟组织的社会影响力。”

诚然,除盟员外,这栋小阁楼平日里的“常客”更多的是学生及学生家长,是青少年们的心灵之“家”。

黄祖樑介绍说,从2008年开始,樑济堂所隶属的福建科尔集团就为青少年提供心理咨询与辅导服务,至今已成功地为862名青少年进行了心理辅导,其中有107个案例有效地提升了心理素质。此外,在每周的周末,这里都会请来心理咨询专家,通过开设“把微笑留下”青少年心理艺术体验课堂,免费为青少年提供心理辅导。

在他看来,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身体健康固然重要,但心理健康也不应忽视,心理素质有时甚至身体素质来得更重要。“譬如,初三、高三的学生,他们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升学压力,许多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焦虑,如果没有及时开导疏通,势必影响到他们的学习和生活。”

于是,黄祖樑及他所带领的心理咨询师团队,从关爱青少年、关注青少年心理素质出发,因人而异地为他们开出“心灵处方”,通过循循善诱,传递正能量,通过潜移默化,完善他们的人格,从而帮助他们更健康地成长。

“走进”心灵

多年来,黄祖樑对处于青春期青少年的心理素质问题进行了密切关注。在长期观察与实践中,他注意到,在众多青少年问题中,家长往往只愿意把孩子作为心理治疗对象,认为是孩子出了问题。事实上,很多时候问题的根源是出在家长。“每个孩子天生对父母都有着忠诚和依赖,为了这忠诚与依赖,就会产生诸多独特的应对方式,甚至是偏差的行为。”

有心理咨询师认为,问题孩子是问题家庭的表达者,家庭成员共同制造了问题,而孩子往往成为了家庭问题的表达者。孩子成为替罪羊和众矢之的,以保护父母的羞耻感或保护家庭的统整性,孩子只不过是环境的产物。他认为,大多数问题孩子,本质是很单纯的,不能像临床心理学那样,将他们看作是 “病人”,以医学的方法去治疗,而是通过心理辅导,去解决问题。他主张,把每个孩子都当成朋友,通过沟通,打开他们的内心,走进他们的心灵。

两年前,他曾遇到一个因沉迷于电脑手机游戏而荒废了学业的13岁男孩。“父母把他带到我面前时,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是‘这孩子无可救药了!’,兄弟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看看这个孩子。”黄祖樑回忆说。当时,他捕捉到孩子的神情:“他很惶恐,又带着几分倔强的沉默,眼神从不与我们接触。”黄祖樑并没有和孩子讲大道理,只是微笑地对他说:“过几天晚上,你来‘袅窝’玩,跟我一起看课外书。”孩子听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这个眼神竟令他有“流泪的冲动”。

次日,他就找孩子的父母了解情况。在交谈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孩子的问题其实很简单:“父母亲因为工作忙常常不在家,孩子平时多由爷爷奶奶照管。老人疼孙子,就放任他看电视玩游戏,而孩子成绩上不去,家长就不由分说地一味斥责,并惩罚他禁玩游戏。孩子正处青春期,逆反心理很强,就偷跑去网吧上网作为对抗。”

他和孩子约定,每周二晚上来“袅窝”,一起读书2小时。第一次,全程他们没有一句话,2个小时就在“簌簌”翻书声溜走了。“走的时候,他明显轻松了许多。而我对他说下周二再见时,他居然点了点头说‘嗯,我一定早点来’。”感到欣慰之余,黄祖樑知道,孩子开始接纳、信任这样的环境了。在接下来的几次阅读中,孩子开始向他敞开心扉,黄祖樑也不作任何引导,而是做一个虔诚的倾听者。“他的话题渐渐丰富,人也变得活泼起来,再也不是第一次见到那样倔强。”

有天,孩子不经意间流露出真实的情感:“如果爸爸妈妈也能像这样陪我一起看书,那该多好啊。”黄祖樑很快就把这句话带给了父母。父母听了,都感到很内疚,并充分意识到自身的问题。打那以后,孩子的父母就接过每周二晚陪孩子读书的任务,而平时在陪孩子时也尽量不看手机不玩电脑,让陪伴相处成为一种常态。

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黄祖樑接到家长的电话,家长欣喜地说:“孩子已经自觉两个月没有玩游戏了,而且还能按计划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自觉性和学习效率都提高了!”

“袅窝”里的乡愁

樑济堂是多面的,它还有个名字叫:袅袅炊烟。

祖籍古田的黄祖樑把这里辟为“古田一中校友们延续同学情谊、古田乡亲畅叙乡情的地方”,并亲昵地称它为“袅窝”,而他自己就叫“黄窝头”。

 “一壶温热的酒,一桌热腾腾的家乡菜,安抚漂泊的心灵,慰藉浓浓的乡愁。不管岁月怎样流转,那一份乡情,那一份友情,都不会淡去。”黄祖樑若有所思地说。

时光倒流回20多年前,那是黄祖樑的年少时光,也是“最纯真最任性”的少年时代。古田一中的学习生活,给黄祖樑留下许多美好深刻的回忆,至今回想起来,还是感到非常地亲切、非常地温暖。“从走出校门的那一刻起,门从未关上,心也从未远离。”他一直有个朴素的愿望:“有朝一日能为母校做点什么,能有能力母校做点什么”。 “袅窝”正是这一情感的具体体现,而为母校的师生设立“黄祖樑奖教金”则是他对母校深厚情感的浓烈表达。从2013年设立以来,今年已是第三个年头。同年,他又以“樑济”为精神理念,出资成立了“樑济互助基金”。2015年,基金会又在原来互助基金的基础上发展成了“樑济发展基金”。

12月5日,他在第三届黄祖樑奖教金颁奖大会上深情地说:“离开母校已经23年,可我对母校,挚爱依旧,情怀依旧,平添多分感恩。在奋斗事业的日子里,在母校受到的教育和奠定的信念是我最坚强的心灵依靠!在事业有成的今天,回报母校服务校友更成就了我人生的意义!”

他还把对母校的浓情“发酵”、“升华”成游子对故乡的眷恋,并秉承祖传“樑济”的魂脉,尽自己所能为乡亲谋实利,为家乡造福。

水蜜桃是古田的特产,也是闽产水果的佼佼者。作为福建古田水蜜桃协会会长、福建省生鲜产业协会执行会长的黄祖樑,心底涌动的故乡深情及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促使他要不遗余力地推动家乡水蜜桃产业的发展。

拥有食品科学硕士学位的他,从茶产业的发展特点中受到启发,以符合出口欧盟农产品要求的高标准来逐步规范水蜜桃的种植生产。通过施用有机肥、生物农药等措施,保证水蜜桃的安全卫生品质。按照这种生产方式,他在家乡建设了2000多亩高标准果园,其中300亩为自建示范果园。然而,投入与产出并不成正比。“在投入上,这会比普通果园高50~60%,而果实却偏酸,个头也不大。”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以高标准、高要求来把控品质。

他相信,“在食品安全卫生问题日益突出的当下,只有健康、优质、放心的产品才有市场竞争力,才能走出国门,走向国际。”

 

记者手记

与万里雪飘的北国相比,冬日的榕城是温暖且富有诗意的。

坐在“樑济堂”二楼的窗前。盎然的绿意,糅着明媚的阳光,从窗棂倾泻了进来,撒下一桌斑驳错落的光影。黄祖樑和我,一人握一杯香醇的武夷岩茶,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那种悠闲轻松的感觉,让我觉得一见如故。

他理着清爽的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幅黑框眼镜,说起话来不紧不慢,且有条有理,可以想见他在辅导孩子们时的循循善诱。

在采访过程中,我了解到,他所学的专业跟现在的职业几乎是“八竿子打不着”,他大学念的是会计专业。但是,大学毕业后,他到福建信息工程学校从事学生管理工作。7年的学生工作经验,让他对学生的行为与心理特点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便萌发了为青少年提供心理辅导的想法。于是,科尔集团便应运而生。

同时,出生在中医世家的他,身上也带着的“济人济世”文化基因。他不仅用一颗暖暖的爱心关爱青少年,还用一颗热忱的公益之心,为母校、为家乡、为民盟无私奉献。

莎士比亚曾说:“爱,就像春天,永远使人温暖、鲜艳、清爽。”当我走出樑济堂时,冬阳正暖,就如春日般温煦。也许,樑济堂里,没有冬天。   (福建省盟社会服务部)

责任编辑:沈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