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要闻 > 领导讲话

期待着一个更加良治的中国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3-02-22


民盟中央副主席  温思美

过去的2012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是值得历史铭记的一年。这一年,欧债危机持续恶化,主要大国政权更替,末日预言搅得人心惶惶……然而,在国内,最重要的事件莫过于中共十八大的胜利召开。中共十八大是在我国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会议确立了科学发展观的历史地位,确定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会议选举产生了具有代际更替意义的新一届中共中央领导集体。这是中国的大事件,也是世界的大事件。

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坚决破除一切妨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从中共十八大结束的短短40多天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来看,我们有理由对2013年充满期待:它可能开启中华民族复兴的又一个新纪元,它可能成为我国新一轮改革的元年,它可能标志着一个更加良治的中国即将到来。

改革的核心是创新有利于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无论是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分配制度、构建社会保障制度,还是完善民主政治制度和创新社会管理体制,都涉及我国基本制度体系的进一步改革和完善的问题。改革的目的是要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具有生命力和吸引力。为此,需要把我们这个社会建设成为一个更加良治的社会。

良治社会的建设目标,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目标是一致的,与“五位一体”的建设目标是一致的,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也是一致的。要成为一个更加良治的社会,无论在经济、政治、文化,还是在社会和生态文明方面,都必须在基本制度构建方面具备四个基本特征,即问责性、透明度、参与性与可预期性。

问责性指的是公共组织(如政党和各级政府)的决策者对其行为承担责任的能力。有效的问责性包含两个要素:质询反馈机制和清晰的行为结果陈述机制。前者要求建立对有关决策行为的定期信息发布和问题回答机制,后者要求决策者明确陈述其决策可能产生的结果(包括成本收益和可能的风险),以及相应的激励约束机制。透明度则要求公共组织的相关信息以最有效(快速、低成本)的方式“告知”所有“利益相关者”。这些信息必须具有可获性、有价值、易理解的特征。透明度原则不仅要求决策的结果透明,更要求决策的理由和过程透明。可预期性既指决策者行为的可预期性,也指利益相关者对组织行为及其治理过程的可预期性。它要求公共组织的决策和实施基于事前确定的、清晰的、一致的、有效实施的法律和规则(制度安排)。因此,制度安排的公正、有效和一致性原则,是保证可预期性的前提。参与性指的是在充分信息和透明决策过程的基础上,所有利益相关者有权选择其参与程度(不存在排除某些人),并保证其诉求得以在决策及实施过程中得到反映。

良治社会的以上四个制度特征,隐含了民主参与和自由选择的理念,

在理论和实践中是相互联系的。问责性通常与参与性密切相关,也是透明度和可预期性的最终保证。如果没有问责性,公共组织决策的可预期性将难以保证;同样,如果没有相关制度安排以约束公共组织的行为并实施问责性,透明度和信息公开也就无法保障。规则实施的可预期性有助于保证公共组织的问责性。而透明度则有利于实现公共组织治理结果的问责性、参与性和可预期性。

过去一年来的许多公共事件(如绵竹的钼铜事件、宁波的PX事件等)表明,公共决策的冲突和决策失灵大多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以上基本原则。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过程,是执政党动员全国各族人民广泛参与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是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过程,是构建一个注重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文明和谐社会的过程。只有通过深化改革,不断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体系,实现社会的良治,中共十八大所确定的各项目标才能够顺利实现。

在即将开始的2013年,我们满怀信心地期待着,期待着一个更加良治的中国。

责任编辑:冯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