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习交流

活在盟员心中永远的精神领袖——闻一多先生与云南民盟情缘不了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6-07-08

题记: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有的人》(1949年)

 

翻开“云南省60位为解放云南作出突出贡献人物”名单,闻一多先生赫然在列。闻先生为了争取民主,70年前被国民党特务残酷杀害。闻先生的身份转变与国家命运、人民利益息息相关,从一介书生到民主斗士,从诗人到学者再到盟员,“闻一多对民盟的认识,反映了一个爱国知识分子实现思想转变的道路。”  闻先生为云南民盟赢得了无上的光荣。

有人说,“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其实不是,没人能够欺骗历史。还有人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其实也不全对,历史是由我们每个人书写的,当我们用心去怀念一个人时,就在书写历史。闻一多先生就是一个能让我们用心去怀念的人,他活在历史中,活在人心写成的历史中,活在我们心中,成为我们盟员心中永远的精神领袖。

一、闻先生与云南民盟结缘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八年抗战开始。当时在昆明西南联大任教的闻一多先生留有一把长须,发誓不取得抗战胜利不剃胡须,表示抗战到底的决心。

1944年5月,西南联大教授、盟员吴晗动员闻先生加入民盟时,他还有点犹豫。云大教授、地下党华岗告诉闻先生,民盟的基本政治主张与中国共产党最低纲领是一致的,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加入民盟,作用比在党外更大。于是,闻先生加入中国民主同盟,任民盟中央执行委员、民盟云南支部宣传委员兼《民主周刊》社社长。从此,闻先生以民主教授和民盟云南省支部领导人的身份,闪耀在社会政治活动舞台上,成为广大革命青年衷心爱戴、尊敬的良师益友。

闻先生为争取民主有胆有识、身先士卒:加入民盟后的闻先生积极参加由中共地下党和民盟昆明支部成立的“西南文化研究会”,每周举行一次座谈会。1944年在5000多人参加的“昆明各界双十节纪念大会”上,闻先生宣读了《昆明各界双十节纪念大会宣言》,发表了《组织民众与保卫大西南》的演说,“中华民族史上空前的危机,外则强寇深入,20余省沦于敌手,三亿以上人民沦为奴隶,内则专政于一党,权握于一人,人心涣散……”1945年12月1日,昆明发生国民党当局镇压学生爱国运动的“一二一”惨案,他为死难烈士书写挽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他撰写《“一二一”运动始末记》揭露惨案真相,号召“让未死的战士们踏着四烈士的血迹,再继续前进” 。1946年6月29日,民盟云南支部举行社会各界招待会,他宣布民盟响应中共号召的决心,“各界朋友们亲密地携起手来,共同为反内战、争民主,坚持到底!”

“人家说了再做,我是做了再说。”“人家说了也不一定做,我是做了也不一定说。”  加入民盟的闻先生以“宁可倒下去也不屈服”的气概,以宝贵的生命,实证了他的“言”和“行”。闻先生“说”了,说得痛快,动人心,鼓壮志;闻先生“做”了,在生死关头,他走到游行示威队伍的前头,昂首挺胸,长须飘飘。他以宝贵的生命,实证了他的“言”和“行”。“他,是言的巨人。他,是行的高标。” 他是大勇的民主斗士,是民盟的骄傲。

二、闻先生为云南民盟治印

1938年4月,清华、北大、南开三校在昆明成立“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时,经济生活尚有保障。但1940年后国民党政府滥发钞票,造成物价飞涨,通货膨胀,教授的生活水平像青蛙跳塘一样急落而下。1943年下半年,一位教授月薪3697元法币只等于1937年的8.3元!依靠仅值8.3元的每月薪水,闻先生怎能维持一家8口人的生活呢?!饭碗里半月不见一个肉星,常吃的是白饭拌辣椒,偶尔能吃上白菜豆腐汤,大家就很开心。目睹闻先生一家生活困境,一位好友提醒他刻图章挣点费用,填补家用。

1943年秋,闻先生开始挂牌治印。因对他古文字有深厚研究,又专攻过美术,能从艺术的角度构思,颇具匠心,刻出的图章迥然不同于俗笔。加上他是极有名望的文学名家与大学教授,挂牌治印一些时日后,慕名求印的接踵而来。他曾风趣地说:“我是个教书匠兼手工业劳动者”。

治印虽是为了谋生,然而闻先生操守极严,并非凡付钱者都刻。“一二•一”惨案中镇压昆明学生运动的祸首李宗黄,附庸风雅,送一方玉石来请闻先生刻印,并称酬金从优。闻先生却断然将石章退回去,其刚正不阿,可见一斑。

昆明的人民社团需要公章,总是找闻先生。1945年10月,联大成立时代评论社,要出版的《时代评论》急于登记备案。闻先生便连夜赶制,当夜就刻了一方“时代评论社章”。后来,为防止国民党特务的迫害和破坏,民盟云南支部开会决定:各种文件均用化名的个人私章代替,用“田省三印”代表民盟云南支部、用“刘宓之印”代表秘书处、用“祖范之印”代表组织部、用“杨亦萱印”代表宣传部。当夜作出决定,闻先生通宵不眠,刻成代表民盟各部4枚印章。后屡经战乱,印章大多散失,但那枚社章以及代表宣传部的“杨亦萱印”至今犹在。这些印章,同闻先生的诗文一样,依然闪耀着不屈者的战斗光辉。

三、闻先生为云南民盟据理反驳

1946年5月,昆明政治气候阴霾密布,黑云压城。国民党特务造谣诬蔑“民盟要在云南夺权”“闻一多组织暗杀公司”“李公朴拿了大量卢布来昆明搞暴动”,并组织地痞流氓上街游行,呼喊“打倒共产党”“打倒共产党的尾巴民主同盟”等反动口号,还扬言要以40万元买闻先生的头。

面对这些恶语相加,民盟云南省支部决定举行各界人士招待会,公开民盟的性质和政治主张,让各界群众进一步了解民盟。6月26日,民盟云南省支部负责人潘光旦、楚图南、闻一多、李公朴、费孝通、潘大逵等人联名在商务酒店举行招待会,邀请地方上层人物出席。

当楚图南介绍民盟“民主团结、和平建国”政治主张以及对时局的态度时,有人讥讽说“民盟是共产党的尾巴”。闻先生听了,立刻据理反驳道,“事情总是有头有尾的,共产党主张和平民主,反对内战,代表了全国人民的愿望和要求。共产党当这样的头,民盟作‘尾巴’有何不好?”接着他激昂地说:“我们的手,不可能也不愿意威胁利诱别人,但也决不接受别人的威胁利诱。我们愿以这满是粉笔灰、毫无血腥气味的手去扭转中国的历史,去促进中国民主政治的实现。” 闻先生铿锵有力、坦诚热情的话语,引起来宾中爱国人士的共鸣。

第二天招待会上,闻先生向与会者介绍了民盟的性质和作风。最后,他再次伸出双手,希望同“无数拿锄头的手、开机器的手、打算盘的手、拉洋车的手、乃至缝衣煮饭、扫地擦桌子的手”紧紧握起来,共同制止内战发生。闻先生坦诚风范,打动了来宾。一位商人站起来,希望民盟领导人不要嫌弃他伸出的、沾着铜锈的手,一位青年邮政工人也走上前握住了闻先生的手。闻先生把制止内战的希望寄托在人民身上,他说:“我不承认武力为真正的力量,真正的力量是人民。”闻先生的“手论”鼓舞人心,演讲赢得让更多有良知的中国人团结起来。

尾声:活在盟员心中永远的精神领袖

从闻先生加入民盟到倒在国民党特务子弹下,时间不到两年。而这两年,是他最辉煌的岁月,而这辉煌的岁月又无不与云南民盟紧紧相联。闻先生的孙子闻黎明先生说:“我常听到人说,‘闻一多是云南民盟的光荣’。但是,我更想说的是,‘没有云南民盟就没有闻一多’,因为云南民盟以极大的包容量吸收了他,为他创造了实践理想的用武之地。”

闻先生的一生都在为自由正义而战,这种精神正契合了民盟“民主团结、和平建国”的政治主张。这种结合是精神上的契合,而这一结合就注定要写下情缘不了的华彩篇章,就注定必然会在历史的舞台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值云南民盟70周年,回顾和学习这位民主战士、精神领袖与云南民盟一起走过的历程,是我们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与闻先生共事14年之久的朱自清先生曾写诗歌《挽闻先生》:“你是一团火,照彻了深渊;指示着青年,失望中抓住自我。你是一团火,照明了古代;歌舞和竞赛,有力猛如虎。你是一团火,照亮了魔鬼;烧毁了自己!遗烬里爆出个新中国!”闻先生,这位伟大的民主斗士、民盟的骄傲,是活在我们盟员心中永远的精神领袖。(张建新 罗艳芬)

责任编辑:姜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