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习交流

仰望先生 砥砺前行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6-07-08

民盟成立至今,已届七十五年。七十五年来,民盟群贤毕集,其中颇多意气书生,也不乏慷慨志士。为奔走国是、推进民主,他们除了奉献,更有牺牲,而李公朴、闻一多两位先生的殉难,不仅其时广受关注,其后影响尤其深远。今天,追寻他们的足迹,仰望先生的身影,仍可以让我们在前行中保留底色,增添动力。

重庆是民盟的发祥地。1938年至1946年,李公朴先生曾多次到陪都重庆,留下了他的忙碌身影和铿锵足音。

在北碚,他宣讲抗战意义,凝聚人心,唤起民众。在拜访卢子英时,他说:“要是能唤起民众,我就算鞠躬尽瘁,也值呀!”在上清寺特园,他作为民盟云南省支部代表,出席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中执委和民主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会上,坚持进步立场,反对“不偏不倚、站在两党之外”的立场。在民生路韦家院坝16号,他出席救国会改组会议,当选为人救会中执委和中常委。他在政治报告中真诚期望,国家永久和平,实现真正的民主政治。在长安寺,他参加昆明“一二•一”烈士公祭大会,写下挽联:“要独裁残杀学生之政府从来没有好结果;反内战代表人民的公意不久一定会成功”。在七星岗江苏同乡会,他参与组织冼星海追悼会,在致词中呼吁:“要把冼星海先生的‘枪口对外’的歌声唱到全中国、全世界去。”他还把冼星海的《救国军歌》改名为《民主军歌》,提出要“创造民主中国,永作自由人。”在沧白堂,他主持政治协商会议陪都各界协进会,维护会场秩序。在较场口,他担任庆祝政治协商会议胜利大会总指挥。遭特务殴打受伤后,他对来探望的人说,“为了和平民主,为了祖国的统一,受点伤算不了什么”;“我要更加坚强起来,力争人权、自由和民主。”在和平路管家巷28号,他和陶行知一起创办社会大学,推进民主教育,提出“自觉、自治、自训”的教导方针。

闻一多先生也是民盟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虽然因故未能参会,但他在会上当选为中执委,足见他当时的影响已不囿于昆明一地。

当两位先生在昆明殉难的消息先后传到重庆时,社会各界十分震惊。7月28日,重庆各界在青年馆隆重举行李闻二烈士追悼大会。这是国统区第一个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参加者包括各党各派各界人士,人数多达6000余人。会上,民盟中委鲜英宣读祭文,史良报告李公朴生平,邓初民作了讲话。会场群情激奋,连国民党高官、大会主席张群也在讲话中说两位先生的精神“是永远不死的”。

两位先生的殉难,深刻影响了民盟的政治路线。民盟两位中委接连被暗杀,是抗战后国民党公开迫害民盟的开端,民盟在其后拒绝参加非法国大、摒弃中间路线、乃至武装反蒋,与之不无关系。继李、闻之后,又有近百名盟员在反独裁斗争英勇献身。为了纪念他们,民盟将闻一多殉难的7月15日定名为“中国民主同盟殉难先烈纪念日”,并多次集中开展纪念活动。

“李闻血案”后,一大批持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对国民党当局抛弃了幻想。闻黎明教授曾在重庆讲过,闻一多先生之死,是“国民党失去人心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个观点是有依据的:费老晚年在接受访问时曾回忆说,闻一多被暗杀的那一天,他已被特务跟踪,当听到暗杀闻的枪声,他冲出办公室到大学校长家里暂避。费老还说,此段经历密切了他和共产党人的关系,坚定了走同中国共产党合作的道路。因为国民党当局迫害一个赤手空拳的组织,向手无寸铁的教授开枪,不仅是费老,那时候一大批知识分子转向了共产党。

时至今日,两位先生的影响并未因时间而流逝而减弱。查阅盟员入盟申请书,受两位先生感奋而入盟的不在少数。今年5月,我们邀请民盟上海市委的王海波部长到重庆作盟史讲座。当他以“生当作盟杰,死亦为盟魂。至今思李闻,不敢苟且生”作结时,我看到台上的他眼角湿润,而台下的很多盟员也饱含泪水。岁月无情,它带走了很多,但并非全部。

今天,我们在两位先生的殉难地昆明追念他们,自然是想学习先生的风骨,传承先生的精神。

两位先生都是热忱的爱国者。李公朴先生给女儿取名张国男,希望她像男儿一样赴国难;给儿子取名李国友,同样希望他为国担忧。闻一多先生创作了包括《七子之歌》《我是中国人》在内的大量爱国诗篇。他们还是执著的民主斗士。活着的时候,他们为民主而奔走;牺牲后,他们成为“民主之神”、“民主之魂”。同时,两位先生关于民族、国家和政党的思考也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李公朴先生早年曾参加国民党,退出后本不主张参加任何政党,但他最终成为昆明民盟组织最早的成员之一。闻一多先生早先是国家主义团体“大江会”发起人之一,反对阶级斗争,但后来却高唱“人民至上”,并学习和运用阶级分析法观察和改造社会。他们的这种思想转变和道路选择,自然与那个时代密切相关。张澜主席在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开幕会上讲,我们能使人民的要求和主张透过我们的组织表达出来,我们的力量将不可估计。抗战胜利后,和平统一、民主建国成为各界共识。当时,陪都重庆不仅有很多以“民主”命名的报刊,还出现过民主婚礼、民主牌香烟。两位先生的奔走和牺牲,正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回应了人民的关切,也才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民盟成立七十五年来,像李公朴、闻一多那样的先生还有很多。为建立民主、自由、平等、幸福的新中国,他们前赴后继,行行重行行。今天,虽然全面建成小康的目标即将实现,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仍需继续努力。因此,铭记历史,追随先生,我们这些后继者更能在政治坐标中找准位置,坚守盟魂,秉持盟格,滋养盟味,不忧于时,不惑于史,不惧于行。

责任编辑:沈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