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习交流

李公朴女儿张国男在纪念李闻烈士殉难70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http://www.mmzy.org.cn [大] [小] 2016-07-08

7O年前的7月12日,清晨5点20分,父亲李公朴吐出最后一口血,停止了呼吸,与世长辞了。半个小时以后,最早赶来医院的是闻一多和楚图南伯伯。他们已热泪盈眶,竭力抑制着内心的悲痛,走到父亲的床边,闻伯伯连声说:“公朴没有死,公朴没有死!”转过身来安慰母亲,母亲劝他们说:“外面风声很紧,你们还出来,千万要当心啊!”闻伯伯坚定地说:“公朴为民主牺牲,我们还活着,我们不出来,何以对死者?”“为了民主死有什么可怕!”听来,闻伯伯对于死早已置之于度外了。

第二天,母亲接到从延安发来的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唁电,母亲读给我们听。唁电里说:“先生尽瘁救国事业与进步文化事业,威武不屈,富贵不淫,今为和平民主而遭反动派毒手,实为全国人民之损失,亦为先生不朽之光荣。”母亲在极度悲痛的时候,受到了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关怀,使她以及我们感受到无比的温暖和安慰。

那几天,几乎每夜都有人从书店的门缝里塞进信来,这些都是匿名信,有的是对凶手的愤恨,有的是对父亲的吊唁和对我们的慰问,还有的附上5元10元作为经济上的支援。我们看了都很感动,处在那种险恶环境里,是党和群众给了我们勇气和信心,使我们化悲痛为力量。

70年前的7月15日上午,父亲的殉难经过报告会就在今天我们纪念大会的会场——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朋友们劝闻伯伯不要去参加,这些日子里已经传出国民党当局的黑名单上有闻伯伯的名字,闻伯伯仍坚持这个会不能不去。最后以出席而不讲话为条件,达成协议。母亲带着几分烧,在我们陪同下到了会场。首先由母亲报告父亲殉难经过,讲到最后已泣不成声。特务们乘机起哄,扰乱会场。闻伯伯看到这种情况,心中怒火再也按捺不住了,挺身而起,即席发表了正气凛然、气壮山河的演讲。他说:“你们杀死了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出来!”“我们随时准备着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回去!”闻伯伯的讲话博得全场阵阵掌声,把在场的特务们也给镇住了,报告会得以圆满结束。这就是闻伯伯《最后的一次讲演》。

下午,闻伯伯和楚伯伯到《民主周刊》社参加记者招待会。结束后,闻立鹤来接闻伯伯回西仓坡宿舍,刚到家门口,潜伏的特务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开枪射击,闻伯伯头部中弹牺牲。

“李闻惨案”的发生,不是偶然事件,是国民党当局蓄谋已久,妄图镇压民主运动的阴谋计划的一部分。从1944年起,民盟云南省支部在中共地下党的支持下出面倡导联合西南联大等四个大学和云南文化界,举行辛亥革命33年纪念会,父亲任总指挥,闻伯伯宣读了大会宣言,会上拥护共产党提出的建立联合政府的主张,喊出“保卫大西南”口号。是年12月25日民盟再次联合各界人士举行纪念云南护国起义29周年大会,并请护国起义的元勋们参加。从此,昆明的民主运动在战斗中逐步走向高潮。

有鉴于此,国民党当局决定不惜一切手段镇压民主运动,摧毁西南联大这个民主堡垒。

1945年春季,国民党特务头子刘健群突然来到昆明,特地“拜访”父亲,说是“蒋委员长”要他来的,“关心”父亲在昆明不安全,希望父亲到重庆,可以在教育界委以“重任”,否则他回去不好交代。父亲坚决而婉言予以拒绝,刘某无奈地悻悻而去。

12月1日,特务暴徒数十人持手榴弹、尖刀袭击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炸死刺死四名青年教师和学生,伤者数十人,造成“一二•一”四烈士惨案。闻伯伯始终和同学们站在一起,和国民党当局进行顽强的针锋相对的斗争。

当时,父亲作为云南省支部代表之一,已赴重庆参加民盟临时全国代表大会,此后又与陶行知一起在重庆创办社会大学。1946年2月10日,重庆各界20多个团体和广大群众在较场口举行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会议刚开始,一群特务暴徒抢占了主席台大打出手,父亲是大会总指挥,受了重伤。5月间,因国民党当局不予批准,社会大学第二期被迫停办,父亲带着伤回到昆明。

昆明的特务们大字报造谣诬蔑,说李公朴携巨款回昆明密谋暴动,说闻一多组织暗杀团等等。这些日子里,父亲书店对面多了一个修鞋匠,整天贼眉鼠眼地监视书店;一个装疯卖傻的女特务经常出现在书店门口和闻伯伯的宿舍门外,胡言乱语指名咒骂;两个彪形大汉突然闯进书店,声称听说李先生招兵买马,特来投效。昆明城已成特务的天下,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朋友们多次劝说父亲,尽量少出去活动免遭不测。父亲回答说:“我们参加民主斗争,就必须要有牺牲的准备。”他为悼念王若飞等四•八烈士写了首诗,题目为《你们的死,叫我格外不怕死》。他曾对母亲说:“我的两只脚跨出门,就不准备再跨回来!”7月11日晚,母亲陪父亲为朋友托办的事跨出了家门,9时许在回家的小路上,背后一直跟踪的特务向父亲开了枪,父亲应声倒地。果然,父亲的两只脚再也没有跨回来。

多年来,父亲以“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12个字作为他的座右铭,他解释说:“吾辈追求真理,认识真理,抱着真理为民族、人类服务有什么疑惑呢!”“惟其不惑,所以不忧,所以不惧”。父亲和闻伯伯都怀有“朝闻道夕死可也”的精神,一旦认识真理,可以赴汤蹈火,视死如归。他们不正是走在人民革命队伍前列的大仁、大智、大勇者吗?他们的身体倒下去了,而精神不死。三年后,全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这就是对先烈们在天之灵的最大的安慰。

70年过去了,人们一提起人民英烈李公朴、闻一多,就感受到他们的浩气长存,他们为追求真理前赴后继的形象深深印在世世代代人民的心中。

责任编辑:姜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