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统战新闻

民主党派成员热议加强政党协商

来源: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团结报 [大] [小] 2015-03-14

在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政党协商被放在各类协商的首位,足见中共中央对政党协商的重视。“《意见》的出台,让协商民主走进了新的春天,也让政党协商走进了新的春天。”“搞好政党协商,需要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共同努力,这也对民主党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两会期间,作为政党协商的重要参与者,民主党派成员对《意见》给予高度关注,认为政党协商作为协商民主的“开路者”和“领头雁”,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优越性,在推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必将大有可为。

政党协商是“开路者”和“领头雁”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总指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民主党派成员对于《意见》的颁布报以极大的热情,也多了一份期待。“从协商民主的缘起看,政党协商应该是‘开路者’和‘领头雁’,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台盟中央副主席、台盟上海市委会主委杨健指出,多年来,中共中央出台了一系列文件,使政党协商在我国协商民主的长期实践中得到了广泛而充分的发展。这次《意见》明确提出要“继续加强政党协商”,而且把其放在各类协商的首位,说明政党协商在协商民主中的重要地位。

今年2月份,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在《求是》杂志撰文指出,《意见》对政党协商机制的明确规范和要求,必将极大地巩固和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独特优势。加强政党协商,既有利于执政党广泛听取意见和建议,推进中国共产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又能发挥民主党派智力密集、联系广泛的优势,这对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指出,《意见》是首次以协商民主为主题颁发的中共中央文件,对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断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做出了全面部署,对指导和推进我国协商民主长远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春天已经到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道路一定会越走越宽广”。

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九三学社上海市委会主委赵雯也表示,《意见》既符合执政党提高执政能力的需要,也符合参政党的诉求,“我为中共中央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点赞”。

“协商民主的核心是民主,多年来西方对中国的政治和政党制度存有疑虑,认为缺乏民主,我们总结走过的道路,发现中国的协商民主更有特色,更能讲好中国故事。”民革云南省委会主委杨保健告诉记者,《意见》把政党协商放在首位,从实施效果来看,政党协商也是众多协商中最为核心和最为成熟的,这也是对指责中国“一党专政”谬论的有力批驳。

“每年约5次进中南海协商”

政党协商,究竟怎样协商?对于局外人来说,似乎有些神秘。

《意见》对政党协商的形式、程序和制度做出了明确规范,对加强政党协商保障机制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包括完善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健全知情明政机制,加强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与民主党派的联系,完善协商反馈机制,支持民主党派加强协商能力建设等重要内容。万鄂湘指出,这就确保了开展政党协商有制可依、有规可守、有章可循、有序可遵。

“到中南海协商”,这是政党协商最受瞩目的一种形式。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罗富和说,每年民主党派中央主要领导约有5次进中南海,就中共中央和国家大政方针、重大决策进行协商,这种政党协商已经形成制度。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告诉记者,每次协商对民主党派都是一次大考。为了准备8到10分钟的发言,民革中央提前很久就着手准备、进行研究,结合会议要求和民革特色,提出真知灼见。

“作为两届全国政协委员,我见证了政党协商活跃在国家政治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协商内容涵盖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真实感受到政党协商开辟了一条行得通、行得正、行得好的多党合作大道”。民建中央副主席王永庆指出。

去年5月和6月,受中共中央委托,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中共中央统战部两次召开党外人士专题调研座谈会,这一形式一经推出便在社会特别是民主党派成员中引发关注。这一创新也被写入《意见》,明确为“就民主党派的重要调研课题召开调研协商座谈会,由中共中央负责同志主持,邀请相关部门参加”。

此外,《意见》还明确提出加强政党协商保障机制建设,包括健全知情明政机制、完善协商反馈机制等。

“《意见》的出台,让民主党派深受鼓舞,我们坚信政党协商必将迎来发展的新春天。”全国政协委员、民革浙江省委会主委吴晶表示,中共中央已经做出了很好的部署和表率,希望接下来各个层面能够“借东风、抓落实”。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搞好政党协商,需要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共同努力。民主党派在提高政党协商水平中担负着重要责任,但中国共产党担负着首要责任。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河南省委会主委高体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建议中共中央统战部尽快制定开展政党协商的实施细则,督促指导各地统战部拿出有针对性的举措和办法,建立健全知情明政、调研选题、协商反馈等机制,营造良好协商氛围”。高体健说。

提升能力珍惜协商话语权

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机制是基础,实效是标准,协商参与者的协商能力是关键。没有较强的相应的协商能力,再好的制度也得不到良性的运行,协商实效也会大打折扣。

王永庆指出,开展好政党协商必须同时具备两方面条件:一方面,执政党要有宽广的胸怀,能够容纳不同意见,听取不同声音,为参政党开展协商创造条件;另一方面,民主党派要不断加强自身建设,担负起决策协商、权力监督、献计献策等 重要任务。 民盟中央副主席徐辉坦言,“民主党派发声的渠道越多,发出的声音越大,自身能力的建设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在万鄂湘看来,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不断提高政党协商水平”的要求,参政党必须把加强协商能力建设放在工作的重要位置。首先,要深刻理解和领会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宏观战略。其次,要善于整合全党智慧,发挥整体优势。第三,要加强专业性,提升协商参与的科学化水平。

陈竺也指出,要不断提高自身协商能力和水平。“只有提出来真知灼见,别人才愿意与我们商量;只有仗义执言,讲真话、吐实情,别人才会真正重视”。

“只有提出有分量的建议,我们才能不浪费在政党协商中的话语权。”民盟中央委员、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成贵表示,这就要求民主党派必须进一步加强能力建设,既要有全局观和战略意识,也要有理论高度和基于实践的观察。

民革中央委员钟晓渝表示,民主党派作为政党协商的主体之一,要提高协商能力,也必然对每个民主党派成员提出更高的要求,因为在每次协商中我们代表的是民主党派,我们的水平直接影响到民主党派在和执政党协商中体现的水平。

“《意见》的出台,也促使我们在更高层面全面提升自己,特别是提高民主党派成员的素质,加强民主党派机关建设,积极打造参政党智库,从根源上克服本领危机,更好地参与到政党协商中。”吴晶说。

 

责任编辑:沈珂